节操带之女

节操带之女

 阅前方悉皆清散之属,翁问病势何如?答曰极重。惟是脾胃之气伤,则难于运化,不生津液而生虫矣。

夫火色宜红,何成黑色?何不早用于化毒之中,正又无伤而毒又易散哉。

此等之病,必须仍散其火热之毒。一服,肤润麻渐发出,再服,周身麻出如痱,神爽躁安,目开喘定,继用泻白散,清肺解毒,复用养阴退阳之剂而愈。

口渴饮冷身发热,二便不利烦谵语,身冷如冰形如死,此是热极内潜伏,阳不达外似纯阴,此时还需验口气,口气虽微热气蒸,舌根虽红但不青,急宜攻下存津液,莫认阴证误性命。人有大腿旁边,长强穴间,忽然疼痛高肿,变成痈疽之毒,久则肉中生骨,以铁镊取出,已而又生,世人以为多骨痈也,孰知湿热毒之所化耳。

然则补其气,不无浊气之上升乎? 二剂寒热解,身凉矣。

夫血乃阴水所化,血日荫胎,则取给甚急,阴水不能速生以变血,则阴虚火动,阴中无非火气,则血中亦无非火气矣。第二次复发是因为病人听说我父亲去世,心想这世间再也没有人能给他看病了,因为第一次大医院已经给他们判了死刑,估计是精神崩溃后复发。

Leave a Reply